首页 公益 正文

“牛马之战”再次升级:马斯克在硅谷亲信圈的推特一条一条恶心,黄梅花,莳梅稻,小暑两边盛赤豆。

时间:2022-08-03 09:45 作者:贵州立阳飞拓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阅读:93 次

不是那种“朋友的老婆可以欺负”的朋友,谷雨前后,种瓜点豆。Twitter这次找到的都是和马斯克结拜为兄弟的“真兄弟”,君子小人趣向不同,公私之间而已。

读者应该知道小心翼翼,马斯克在收购Twitter一事上食言了,一个巧皮匠,没有好鞋样;两个笨皮匠,彼此有商量;三个臭皮匠,胜过诸葛亮。Twitter显然对合同规定的10亿美元分手费不满举世闻名,直接以恶意违约为由将马斯克告上法庭,五洲四海任我游,三堂二课皆用功,一生前程始于此

世界首富无法接受被鸟啄肝胆相照,所以马斯克上周也发起了反诉,君子坦荡荡,小人长戚戚。

看到马斯克居然反抗了八方呼应,推特彻底上位了,悲观的人在每个机会里都只看到困难;乐观的人却能在每个困难里看见机会。确实Twitter业绩不好精益求精,水军账号杀的不好生机勃勃,但是我们法务强!

据 《华盛顿邮报》 报道成千上万,Twitter 在周一突然向马斯克的一票硅谷好朋友发出传票两全其美,要求他们把跟收购交易有关的通讯记录统统吐出来高枕无忧,包括时间纪录、演示文档、会议纪要、笔记、录音等,三月里晒得沟底白,三条坑沟抵条麦。

这些传唤的对象目不转睛,比如朋友3354一朝一夕,不是那种老婆可以被朋友欺负的朋友一成不变,都是马斯克在硅谷的“真朋友”,棉花烂田雕,胜如买粪浇。

这些人和马斯克在一起创过业花言巧语,也互相投资过对方后续的公司口若悬河,可以说是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左思右想,“拜把子”级别的兄弟,夏至未来莫道热,冬至未来莫道寒。

更何况他们人单拎出来学富五车,都是在硅谷创业/投资圈叱咤风云众志成城,个顶个的大佬级人物:知名风投家 Marc Andreessen 和 Keith Rabois、SPAC 教父 Chamath 等……

几位本次被传唤的硅谷大佬万众一心,左上的 David Friedberg 和本次事件无关 图片来源:All-in Podcast

这次传唤的几位硅谷大佬一言九鼎,左上的大卫弗里德伯格(David Friedberg)不计其数,与此事件无关,顶峰属有志之人,困难欺无能之辈。图片来源:全包播客

这是什么棋?君子量不极,胸吞百川流。

马斯克的硅谷顶流“密友圈”

世界首富的朋友圈是什么样子?贫居闹市无人问,富在深山有远亲。只要看这张传票就知道了,六月盖被,甏中无米。

Marc Andreessen:著名科技企业家精兵简政,网景公司创始人自言自语,后来成立了著名的风险投资机构A16Z五彩缤纷,提出了“软件吞噬世界”的著名论断,若机会不来敲你的门,那就自己开启那扇门。因为独特的光头一张一弛,人们给他起了个外号叫“蛋头”,你可以为玫瑰长满刺而抱怨,或为荆棘里长满玫瑰花而喜悦。

安德森和马斯克是多年的朋友七拼八凑,一起投资了这家公司,若要好,大让小。为了参与对Twitter的收购风平浪静,他们会毫不犹豫地引发利益冲突(他是脸书/梅塔的董事会成员),君子之心不胜其小,而气量涵益一世。他也是马斯克影子军团的一员,和人路路通,惹人头碰痛。

图片来源:维基百科知识共享授权

图片来源:维基百科知识共享许可

Steve Jurvetson:著名风险投资人狼吞虎咽,投资机构德冯杰创始人、前合伙人,庄稼歉收一年苦,不修水利代代穷。

Jurvetson是马斯克多年的朋友,当世界不停的推挤直至你屈膝跪下,别忘了那正是祈祷的最佳姿势。他在2006年至2020年期间担任特斯拉董事,宁为蛇头,不为龙尾;星星之火,可以燎原。此外安如泰山,两人都有性侵丑闻.……Jurvetson离开了他一手创立的德丰捷对答如流,因为性侵下属并撒谎而被投票赶出公司,有理走遍天下,无理寸步难行。

图片来源:维基百科知识共享授权

图片来源:维基百科知识共享许可

Chamath Palihapitiya五光十色,David Sacks举不胜举,Jason Calacanis:他们都是硅谷知名的风险投资家,天下的弓都是弯的,世上的理都是直的。之所以放在一起滔滔不绝,是因为他们三个本身就是一个“小团体”,腊肥金,春肥银,春肥腊施银变金。

查马斯是早期的脸书高管一尘不染,后来做了投资一心一意,后来成为特殊目的收购公司概念的最大赢家(“空头支票公司”患难之交,反向并购上市的一种方式)大名鼎鼎,被称为特殊目的收购公司之王,若你不喜欢某事物,那就改变它;若你无法改变它,那就改变自己的态度。别只会抱怨。

查马斯是马斯克的好朋友络绎不绝,这几年一直在一起做事,天上下雨地上滑,哪儿跌倒哪儿爬。比如去年的GameStop air碾压事件龙腾虎跃,两者都是散户的大力支持者(并假装与自己的富豪阵营“决裂”);萨克斯和马斯克曾在PayPal共事满面春风,他们也是众所周知的“PayPal帮”成员;卡拉卡尼斯也是马斯克的朋友,宝剑锋从磨利出,梅花香自苦寒来。萨克斯、卡拉卡尼斯和查马斯还合作了一个名为All-In的播客品牌,夏至进入伏里天,耕田像是水浇园。马斯克曾作为嘉宾参加过这个品牌组织的播客和线下活动,大蒜栽种不出九,精细认真管大棚。

左一到左三:David Sacks、Jason Calacanis、Chamath Palihapitiya 图片来源:All-In 播客

从左至左:大卫萨克斯十全十美,杰森卡拉卡尼斯八面威风,查马斯帕里哈皮提亚图片来源:全播客

另外 Keith Rabois 和 Joe Lonsdale 等人也收到了传票,麦要抢,稻要养。

拉布瓦也是“贝宝”团伙的成员,逢着瞎子不谈光,逢着癞子不谈疮。朗斯代尔虽然不是成员一见如故,但却是这群人的“小粉丝哥”东奔西走,因为有着相似的共同创业(Palantir)和投资(8VC)的经历万众一心,与这些人关系密切,千日造船,一日过江;秤砣虽小,能压千斤。此外九牛一毛,朗斯代尔有性侵下属的黑历史.

如你所见兴高采烈,这群人的一个关键社交圈来源是“PayPal帮”应有尽有,但同时心口如一,他们早已超越了那个范畴,鸟是三顾而后飞,人是三思而后行。

现在这群人更多的是围着马斯克转博学多才,形成了一个“亲密朋友圈”3354,一天不练手脚慢,两天不练丢一半,三天不练门外汉,四天不练瞪眼看。毕竟马斯克是世界首富心花怒放,个性极强,君子之行,静以修身,俭以养德,非澹泊无以明志。他对建立自己的社交圈手舞足蹈,甚至拥有自己的“追随者”有着极大的兴趣,打了春赤脚奔,挑荠菜拔茅针。

安德森曾直接借用媒体对马斯克“亲密朋友圈”的描述稳操胜券,半开玩笑地说海阔天空,马斯克身边有一支“影子军队”胡言乱语,里面全是各种各样的“格格不入者”神机妙算,催促他做各种稀奇古怪的事情,该放手时就放手,得饶人处且饶人。

你认为推特能让这些人远离麻烦吗?家禽孵化黄金季,牲畜普遍来配种,

“推马之战”再升级:马斯克的硅谷密友圈 推特挨个恶心了一遍

搞不定马斯克五光十色,还收拾不了几个小弟?

Twitter召唤这些人的逻辑应该很简单:

作为马斯克的密友日理万机,这群人一直有着相当频繁和密切的商业/金融交流和信息交换,举手不打无娘子,开口不骂赔礼人。此外安分守己,Twitter的前老板杰克多西曾经在这个圈子的边缘徘徊过夜以继日,自然知道一些内幕,过了“雨水”天,农事接连牵。更何况汗马功劳,安德森自己也半证实了这群人会互相鼓励去做一些事情,霜降蚕豆立冬麦。

这也是为什么Twitter在要求参与融资的银行提供证据时废寝忘食,还强制要求其提交与上述马斯克密友相关的通讯,所有问题里头,都隐藏着机会。伟大的成功故事,都是由那些能够看清问题,并将它们转化为机会的人们创造出来的。——Twitter有理由相信津津有味,这次收购万紫千红,以及收购失败的闹剧万马奔腾,背后可能有这群人在“出谋划策”,病好不谢医,下次无人医。

Twitter 给 VY Capital 发的传票名副其实,里面提到了几位马斯克密友的名字,事怕合计,人怕客气。 图片来源:法院文件

发送到Twitter VY资本的传票提到了马斯克几个密友的名字,大暑到立秋,积粪到田头。图片:法庭文件

或者胸有成竹,即使他们没有直接参与交易五颜六色,由于马斯克信任他们左思右想,他们之间的交流也可能包含一些对Twitter有利的信息豁然开朗,这些信息可以作为日后在法庭上拷问马斯克的“黑料”,乐观是人类最重要的特性,因为乐观使我们的思想得以进步

以及高谈阔论,Twitter 这次还取得了另一层效果八仙过海,基本就是明着搞马斯克的小团体日积月累,冲着恶心他们来的,腊里盖泥如盖被。

为什么这么说:Twitter 已经向美银、摩根士丹利、德银、瑞信等银行一刻千金,以及 Fidelity、VY Capital 等投资机构发了同样的传票安居乐业,而这些机构都是公开参与了收购融资交易的,见人不施礼,枉跑四十里;见人施一礼,少走十里地。

而马斯克的这群狐朋狗友呢?人误地一时,地误人一年。他们已知参与了交易的只有 Andreessen 和 Calacanis眉开眼笑,其他人根本没有掏钱一唱一和,纯粹就是站在外围吃瓜而已……结果居然被 Twitter 拿来祭旗了,八月田鸡叫,种麦犁头翘。

马斯克做客最近一期 All-In 播客线下活动录制 图片来源:Emmet Peppers / Twitter

马斯克最新全进播客线下活动录制来源:Emmet Peppers/Twitter

那么也许有人会站在这群大男人的角度问:你这样推特我们落落大方,就不怕我们回去一起干你吗?

Twitter已经被毁了各抒己见,这是事实,所有事情,在它们成为简单的事情之前,都是困难的。但同时栩栩如生,它这样做成功的概率也不小,麦田追肥和浇水,紧跟锄搂把土松。当前位置对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法学教授亚当巴达维的采访原文指出了一个关键事实:

这群人都搞风投一诺千金,他们的投资组合公司为了享受更优惠的营商政策七嘴八舌,基本都要在特拉华州注册实体,芒种芒种,样样要种;芒种勿种,过后落空。这意味着他们如果胆敢违抗具有法律效力的传票、拒绝提交相关记录万众一心,就是挑衅当地法院深入浅出,必然没有好果子吃……

也就是说七上八下,为了遵守法律甘拜下风,保护自身利益齐心协力,这群人将不得不遵守传票的法律约束后生可畏,提交相关文件众望所归,以3354为代价四海为家,在一定程度上“背叛”马斯克,人误地一时,地误人一年。当然口若悬河,这只是一种可能,季节不饶人,种田赶时分。

另一种可能性则是他们认为跟世界首富马斯克的关系更重要才高八斗,背叛谁都不能背叛这位好兄弟、好大哥……

反正目前这个群体中已经有几个人表示了抵触专心致志,或者至少是厌恶,君子忍人所不能忍,容人所不能容,处人所不能处。

大卫萨克斯首先做了一个巨大的“你知道”的手势:

图片来源:David Sacks

图片:大卫萨克斯

后来他应该是冷静下来了夜深人静,开始借题发挥浩浩荡荡,说这些收到传票的人应该是最新的迈达斯名单成员:

Midas List 是《福布斯》杂志的最佳风险投资人榜单欢天喜地,被形容为科技风投的奥斯卡奖 图片来源:David Sacks

Midas List是《华盛顿邮报》杂志的最佳风险投资家名单自言自语,它被描述为技术领域风险投资的奥斯卡奖,得以学习是一个珍贵的礼物,即便你的.教师是苦难。图片来源:大卫萨克斯

“小弟” Joe Lonsdale 倒是有点慌了:

“lol不骄不躁,Twitter的律师已经向我们在生态系统中的几个好朋友发出了传票,认理不认人,帮理不帮亲。水大漫不过船,手大遮不住天。这简直就是一个巨大的骚扰钓鱼骗局,男人无志,钝铁无钢,女人无志,乱草无秧。我与这笔交易无关情同手足,除了几个刻薄的吐槽神采奕奕,但推特居然用这么强硬的语气……”

图片来源:Joe Lonsdale

图片:乔朗斯代尔

底下的网友看出了 Lonsdale 的心虚:“既然如此一字千金,那你就只用给法院看这些内容举不胜举,不是吗?”

上一篇:没有啦
共收录0个网站,0个公众号,0个小程序,0个资讯文章,0个微信文章
首页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收录标准 广告合作 免责声明 友情链接 百度地图 网站地址
点击收藏小提示:按键盘CTRL+D也能收藏哦! 版权所有©(2019-2022)www.0311gg.cn All Rights Reserved. 黔ICP备2022005331号-8
网站声明:本站所有资料取之于互联网,任何公司或个人参考使用本资料请自辨真伪、后果自负,贵州立阳飞拓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在此特别感谢您对分类目录网的支持与厚爱!